• 丰南资讯网
 
您的位置:首页 > 新能源

节能环保“看上去很美” 中小企业举步维艰

2020-05-22 20:32:03  来源:丰南资讯网

      公司经营半年,科研投入20万元,销售收入20万元。

      陈平坚的新能源环保公司,深陷这种“不死不活”的状态已经持续一年。作为生产太阳能低倍聚光光伏发电项目的节能环保类企业,陈平坚丝毫没有享受到国家政策的支持。

      根据环保部中国环境规划院预测,“十二五”期间,中国环保产业规模将达到3.1万亿元。然而,在看似美好的背后,该产业中的众多中小企业却受制于政府热情度不高、融资困难等难题,在这个朝阳产业中举步维艰。

      看不见的“墙”

      “我从IT行业转入到这个行业,就是因为看到了其作为战略新兴产业的未来发展空间,但1年过去了,项目实际上是亏损的,要不是有IT项目可以盈利,公司就要垮掉了。”陈平坚8月11日告诉《中国企业报》记者。

      排在战略新兴产业首位的节能环保产业所涉及范围很广,包括节能技术及产品的推广和利用、资源回收利用以及污染的治理等众多领域。尽管节能环保产业位列七大战略性新兴产业之首,并且去年中国节能环保产业总产值达到2万亿元,增速在15%左右,大幅超过工业增速,但在一位不愿具名的权威人士看来,陈平坚的遭遇绝非个案。

      “节能环保产业政策出台的很密集,但政策更多的是浮在了上面,主要是国有大中型企业能享受到,下面的一些中小企业,特别是民营企业可能享受不到。”上述权威人士说。

      虽然从国家层面来看,对节能环保企业非常支持,但到了地方政府层面,企业获得的支持太少,而节能环保的公司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,这种企业很脆弱,如果政府不采取切实的鼓励措施,十有八九都会“死掉”。

      “很多节能环保项目是政府推动的,但政府对此热情不是很高。”陈平坚告诉《中国企业报》记者。

      由于太阳能低倍聚光光伏发电项目能把电价拉低30%,陈平坚的一个客户非常感兴趣。几经商议之后,陈平坚的这个客户决定做一个20兆瓦的太阳能低倍聚光光伏发电项目。

      但烦恼随之而来。

      “已经1年多了,该项目现在还没有批下来,前后花了200多万元用于审批。”陈平坚告诉记者。

      据记者了解,该项目在审批流程上要跑30多个单位,至今仍在发改委搁置。遭遇政府审批难题让陈平坚不得不损失了这个客户。

      看上去很美

      同陈平坚类似,小李(化名)也撞到了政府这堵“墙”上。

      8月11日,小李向《中国企业报》记者表示:“我已经不做垃圾处理了。”

      去年在接受《中国企业报》记者采访时,小李还正在犹豫要不要撤出节能环保这个市场,因为这个市场看上去很美。

      小李公司的主要业务是解决目前城市存在的垃圾焚烧污染问题。该公司提供的是一种基于源头分类的环保型垃圾处理技术。该公司最独到的技术是,能够把垃圾填埋气加工成为工业原料甲醇。

      但小李的技术在国内各大城市开展的并不顺利,各地的政府热情度不高。

      国内城市对于垃圾的处理办法主要是焚烧发电。垃圾焚烧对于普通中国人来说已经不是陌生的概念。由于其恶名远扬的二恶英排放污染问题,近年来,它也成为中国社会的一个焦点话题。在北京、南京、深圳、番禺、吴江、襄樊等一系列城市,都发生过市民集体抵制建设垃圾焚烧发电厂的事件。

      “我面对的是一个支持垃圾焚烧的强大利益集团。”小李说,“我们走过的绝大部分城市都是一口咬定了垃圾焚烧,没有垃圾可给我们处理了。”

      在华中某省会城市,当地招商局的局长用同样的理由回绝了小李,但小李很快从当地技术人员口中得知,其实还有很大空间,“就是不想给你。”

      小李的对手都不好对付,其中不乏背景深厚的企业,而这些企业之所以涌入垃圾焚烧当然是因为利益。“首先就是国家补贴电价,每度电高达0.25元。这个价格绝对有很高的利润空间。还有就是市政垃圾处理费,比如太原,填埋厂能够拿到的处理费是每吨20多块钱,但焚烧的数字是每吨120多块钱。上海焚烧的处理费高达每吨240块钱。这是个两头暴利的行业。”小李说。

     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,节能环保产业面临着一堵墙,这堵墙就是技术创新型公司很难进入政府或者国企的采购体系,而这个产业恰恰是一个政府是主要消费者的市场。

      上述权威人士告诉记者,虽然从国家层面来看,对节能环保企业非常支持,但到了地方政府层面,企业获得的支持太少,而节能环保的公司大多数都是中小企业,这种企业很脆弱,如果政府不采取切实的鼓励措施,十有八九都会“死掉”。

      资金链脆弱

      我国金融机构与节能环保企业的“对接”仍然存在障碍,制约着资本密集的节能环保产业的发展。

      文经理的污水处理设备公司已经成立两年了,但这两年期间,公司的资金链经常处于断裂的边缘。

      “太难了,贷不到款。”这是40多岁的文经理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。

      文经理告诉《中国企业报》记者:“截止到现在,按公司签的合同额和做的实际业务的话,已经有2000万元了,全部都是靠自有资金垫资做的,在夹缝中生存,才把工程做下来。”

      中国环境科学学会科技与产业发展工作委员会的数据显示,目前节能服务公司以自有资金为主,占全部投资的65.2%,其次是银行信贷,占全部投资的28.1%。

      为了渡过创业初期最艰难的时候,文经理把公司迁到了当地政府的一个环保科技园内,按照当地政府的政策,迁入园内的企业在政策和税收上有优惠政策。

      “两年了。我没有享受到任何政策支持。我们这样的小公司要想揽几百万元的业务太难了。”文经理说。

      在文经理公司刚刚步入正轨的时候,原来不曾想到的垫资问题紧随而至。很多时候对方要求全部工程完工后才付钱,这就意味着文经理的公司要先垫付工程的所有款项。

      面对动辄几百万元的资金,文经理只能寻求银行贷款,却屡屡求贷无门。

      “我去贷款,银行说我是小企业,没有资格。只有拿着和政府部门签的合同才能到银行去贷款,我们和一些比较大的企业签的合同,也有资信证明,却不能贷款。”文经理告诉记者。

      据文经理所知,他所在的行业有一个大企业,已经有了9个节能环保项目,从银行拿贷款很容易。

      陈平坚对此也深有感触:“公司刚成立的时候,银行的人天天跟在我后面,问我贷不贷款,但最多只能贷100万元,但对于我们这样的企业,需要的是1000万元以上的贷款,100万元根本解决不了问题。”

      “我国金融机构与节能环保企业的‘对接’仍然存在障碍,制约着资本密集的节能环保产业的发展。以节能服务公司为例,在实施合同能源管理项目时,需要预先垫付资金,随着实施项目的增多,资金压力不断加大,如果没有融资支持,公司发展就会难以为继。”中国节能环保集团公司副总经理陈曙光说,“节能服务公司发展初期通常规模较小,自有资产不足,往往因为缺乏抵押物、担保物而得不到银行贷款。”

      招商银行行长马蔚华承认,过去,金融业对于传统产业的支持,往往通过“大贷款、大项目”来实现。而节能环保产业不同,需要的贷款方式更灵活、周期更长,这就增加了金融机构的运作难度和风险,因此要创新信贷产品、拓宽担保范围。

      低碳专家易鹏认为,中小环保企业融资难与整体投入不足有很大关系。虽然最近10年来,中国对于节能环保产业的投入逐渐增加,然而相对于整个产业发展的需求,这样的投入还非常有限。

      易鹏建议,国家应该征收碳税,使得高耗能产业的成本更高,通过税收体制来平衡,促进更大的环保产业的空间,从而让环保企业有更大的规模。(本报记者 张龙)